無名指——元旦醫院記
2018-01-13
二○一八年的元旦,我去了趟醫院,不幸中之大幸,只逗留了兩個多小時。家堳臚l發高燒,半天不退,還是去看看醫生放心點,萬一半夜去急症室更麻煩。傍晚時份出門,流感高峰加上假日多數診所不應診,未到醫院我先做好最壞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有人覺得新年第一天去醫院不吉利,門診部輪候的人比想像中少很多,但值班的醫生只有兩個,姑娘說起碼要等兩小時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看醫生很討人厭,等的時候內心有很多抱怨,但又發作不出來。坐在我對面是個港式大媽,要求特別多,一時退熱貼一時嘔吐袋,表現浮誇。旁邊坐了一個父親,抱著一直在哭的女兒,爸爸一聲不作,只輕輕的拍拍屁股安撫孩子,媽媽則靜靜站在旁邊溫柔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醫院愈夜愈熱鬧,哭鬧聲愈來愈多,有人開始不耐煩,護士們都嚴陣以待。我想像公立醫院急症室這個時候可能已經翻天覆地了,忽然想起在醫院工作的朋友說過,在急症室安撫家人的情緒比照料病人更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據說兒科醫生在中國是個高風險行業,入行的人很少,因為經常有家長投訴兒科醫生,辱罵毆打也不少見,最嚴重甚至試過謀殺。

        香港有生父對女兒施虐致死,去年在山東則有爸爸因女兒重病身亡而十幾刀砍死醫生。更可怕的是,面對這種醫療暴力事件,很多人更同情病人家屬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年曾哄動一時的哈爾濱實習醫生謀殺案,年輕病人不滿醫院的治療效果,砍傷了四名醫生,其中一位不治。事後有網站做過調查,居然有約三分之二的人認為被害的醫生該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當你抱著發高燒的孩子在急症室心焦如焚,心媟t罵醫療系統的萬般不是,仍能像那對安靜的父母那麼理解嗎?davetam13@hotmail.com

        譚紀豪
港聞   中國   國際   地產   財經
體育   副刊   娛樂   專欄    

即時新聞
日報新聞
食肆搜尋
電影
陸羽仁 Blog
六合彩
賽馬賠率
博客城
主頁
Copyright 2018 hkheadline.com
All rights reserved
廣告查詢 : 2798 2383